近日,美國務院和美軍方高級官員先後對中日兩國“放話”。值得註意的是,國務院高官言詞顯得“強硬”,而美軍方高官表態則較為“明確”。同時,克裡本周東亞之行將不到訪日本,而總統奧巴馬則將於今年4月東南亞之行時訪日。這種外交上強硬而軍事上放軟的不尋常做法表明,美運用外交與軍事手腕在中日兩國之間玩“平衡術”。另一方面,美不顧朝鮮反對,堅持在本月下旬進行兩項年度軍演,以顯示美在東亞安全戰略格局中的核心角色作用。
  2月7日,在西方主要大國政要不出席開幕式的索契冬奧會舉辦之日,美國務卿克裡與訪美的日本外相岸田文雄會晤時態度強硬地聲稱,堅固的美日關係是區域和平與安全的基石,美將依據《日美安保條約》承擔對日本的義務,保護日本在包括中國聲稱擁有主權的島嶼上不受任何攻擊,美既不承認也不接受中國宣佈劃設的東海防空識別區。然而3天后的2月10日,駐日美軍司令安傑利勒在東京接受採訪時則明確表示,美軍不會直接介入中日軍事衝突,因為這是十分危險的行為。他稱,“我們不希望發生這種衝突,如萬一發生的話,救護將是我們最重要的責任。”他和美軍太平洋司令部司令洛克利爾一樣認為,中國不是一個具有威脅的國家,“中國和我們一起追求和平是可能的,我們正與中國擴大交流與合作,我們也希望日本與中國開展對話,改善關係”。
  美國務院和軍方兩種角色的不同表態和克裡不到訪日本而奧巴馬將訪日的安排,顯然是費盡心思竭力在中日兩國之間施展其外交與軍事上的平衡策略。其用意有二:其一是,一方面重申承諾履行美日安全同盟義務以安撫日本,並期望在一定程度上能抑制在國內右翼化思潮推動下日本加速擴軍的勢頭;另一方面則在外交上把釣魚島與東海防空識別區掛鉤,提醒或警告中國不得改變現狀,同時軍方又向中國示好,視中國不是一個具有威脅性的國家,避免進一步刺激中國。其二是,強調雙邊關係的重要性,並充分運用美日與美中之間不同特點的兩國關係,通過穩定雙邊關係來從中進行平衡與斡旋,避免和防止中日兩國爭端升級從而導致對局勢產生誤判、失控併發生衝突。
  無論是克裡的東亞之行還是奧巴馬的亞洲之行都會到訪韓國,以及美不顧朝鮮反對仍堅持要進行兩項年度軍演,這兩個動向表明,美把朝核問題視為東亞地區首要的安全問題,顯示美在確保東亞和亞太安全上的中心角色,期望將東亞各國的註意力集中在解決朝核問題,以及在美亞太戰略佈局和議程之下擴展美國在亞太地區的經濟、政治和軍事利益。
  近日,英國《泰晤士報》報道稱,美韓據情報推測,朝鮮可能準備在金倉里西海衛星發射場進行第4次核試或遠程彈道導彈試射,以回應美韓年度軍演。
  (俞曉秋,國際關係學者,海外網專欄作者)
  海外網評論頻道原創,轉載請註明來源海外網(www.haiwainet.cn),否則將追究法律責任。
(編輯:SN090)
創作者介紹

長灘島

mo45mohth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